首页 / 情感 / 唯美句子语录

老公总爱给小姑子买睡裙,怀孕后才明白为什么......

唯美句子语录 2017-06-10 08:36:38 阅 读 : 20597 点 赞 : 9

? ? ? ? 傍晚黑云压城,天空阴霾,雷鸣滚了几声后暴雨倏忽而至。

  这雨一下,到深夜也没停下来。

  林逾静站在露台上听风,借着楼下路灯的微光,看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疾驰而来,骤然停在别墅门口。

  身着灰色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气急败坏地从车上下来,望了露台上的人一眼,旋即阔步冲进别墅,连伞都懒得撑。

  林逾静不由地紧了紧胳膊,对着雨夜长长呼了一口气。

  他终于回来了。

  在奶奶面前耍的小心思,总算是没白费。

  不过两分钟,男人便站定在她跟前,一股酒精和广藿香混合的味道在他周身散开,沾染了屋外的寒气,男人的星目也蒙上了一层寒霜。

  林逾静皱了皱眉,低声说,“我去给你煮醒酒茶?!?/p>

  只是她刚走出两步,男人便一把抓住她胳膊,将她摔在阑干上欺身压住,嘲讽说,“你觉得我酒醒了之后,还对你下得去嘴么?”

  说着,男人忽然低头噙住她娇软的唇疯狂地啃咬,健硕修长的双腿禁锢住她纤细的身躯,大手更是粗暴急躁地探入裙底,汹涌的愤怒如数落在女人娇嫩的肌肤上。

  林逾静紧闭唇舌不肯就范,手足无措地挣扎着,男人忽然不耐烦了,一把薅住她头发,深邃的眉眼里满是厌恶,“不喜欢我这样?”

  冰凉的指尖缓缓划过她滚烫的脸颊,留下一阵别样的触感,她望着男人深邃如潭的眼睛,颤抖着嗓音说,“江起云,你弄疼我了......”

  “疼?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也知道疼?”江起云根本没有一丝怜惜,大手覆上她胸口的衣衫上,狠狠一扯,棉麻睡裙瞬间被撕成两半扔在地上,被飘洒的雨水浸湿了。

  林逾静护住胸口的春光,倔强地咬着嘴唇瓣望着江起云,娇小纤瘦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

  微光下的江起云轮廓清明,如刀刻斧凿,剑眉星目灿然俊逸,怎么看都是一张摄人心魄的脸。

  江起云唇角一扬,冷嘲道,“欲擒故纵么?哼,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,可没这么贞洁刚烈!”

  一说起当初,林逾静心里便泛起一阵苦涩,可她无法解释,不管怎么说,当初的确是她给江起云下药一夜春宵,又利用江奶奶的宠爱逼迫江起云娶她,顺利成为江家少奶奶,拿到江氏的融资。

  她如鲠在喉,低声说了句,“我没有---”

  “你在奶奶面前耍心机,为的不就是我回来睡你么?”江起云讽刺说,“我今天一定满足你!”

  她看见江起云眼底燃烧的怒火越来越旺盛,下意识地想逃,但在她逃走之前,江起云忽然扣住她后脑勺,封住她的唇。

  慌忙的瞬间,他湿滑的舌头早已探入林逾静的口中搅动,霸道又强势,她下意识地拍打着江起云的胸膛,可小巧的拳头砸在他坚硬如铁的胸肌上,半分作用没有不说,更让他发狂了,一怒之下,江起云将她打横抱起,径直往走廊尽头的卧室去。

  静谧的走廊上灯光幽暗,夜空中雷鸣嘶吼,可林逾静什么都听不见,只剩下惶惑和恐惧。

  这一夜,痛苦而漫长。

当入眼的阳光喊醒沉睡的梦时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一点。

  身边早没了江起云的影子,若不是地上丢着他的白衬衫,林逾静还以为昨夜只是噩梦一场。

  昨夜江起云太疯狂了,一连要了好几次,最后她撑不住折磨晕了过去才作罢。

  结婚一年,江起云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而且好几次回来都是羞辱践踏她一通再走人,这偌大的别墅成了她的牢笼,她的坟墓。

  她早就死心了,哪怕江起云对她弃如敝履她也无所谓,不回家也好,省得两人见面剑拔弩张。

  林逾静想得开,只是昨晚……

  这时,佣人来敲门,林逾静赶紧去衣帽间找了件衣服套上,这才去开门。

  陈妈端着托盘进门,站在一侧恭敬地说,“少奶奶,这是少爷让我为您准备的?!?/p>

  林逾静看了眼托盘里的东西,一杯清水,一枚白色的药丸。

  她心里忽然就明朗了,盯着那枚药丸看了半天,最终一个字没说,捻起药丸就着清水冲服了。

  然而她吃完药,陈妈却没打算离开,林逾静看了她一眼,只见陈妈定定地盯着她,带着狐疑和探究。她这才明白陈妈的意思,苦笑了声,张开嘴给陈妈瞧,又说,“这下可以了吗?”

  “可以了,少奶奶?!背侣杳娌桓纳氐愕阃?,而后悄声离开了主卧。

  陈妈走后,林逾静紧绷的身子一下失去了力量。她瘫坐在梳妆台前,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衣服领口浅,锁骨上江起云留下的淤红痕迹十分明显,张牙舞爪地提醒她和他的婚姻关系,不过是自欺欺人。

 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担当如砥的小腹,那里,曾经......

  罢了。

  林逾静深吸了一口气,将酝酿的泪水生生憋了回去。

  等她洗漱完去餐厅时,江起云也在。

  他足足有一八五高,平头清爽,身材挺拔,哪怕是坐着,腰背都是笔直的,浅灰色的居家服衬得人柔和的许多,和昨夜那个发狂的醉鬼很不一样。

  林逾静见他微微撇头,冷峻的线条勾勒出的清俊面孔沐浴在晨光下,平添了几丝俊朗。

  从前的许多记忆,一下子席卷而来。

  这样的江起云,她很久没见过了。

  但林逾静不敢踏进餐厅,一年前,她刚搬进来第二天早上,陈妈叫她吃早餐,她刚要坐下,江起云就扔下餐具呵斥陈妈,规定从今往后不许林逾静和他在一个餐桌上吃饭,省得倒胃口。

  林逾静准备先避一避,去院子里看看花草。

  然而,就在她转身离开时,忽然听见江起云问陈妈,“给她吃药了吗?”

  “吃了,我亲眼见少奶奶吞下去的?!?/p>

  江起云不屑地冷哼一声,旋即又命令道,“盯紧她,别给她机会?;ㄕ?,从前的事,我不想再发生一次!”

  “是,少爷?!?/p>

  林逾静愣在门口,看着晨光里的男人,心头一片悲凉。

  她在他眼里就这么的不堪么?

  他以为自己会用孩子来拴住他下半辈子?

  不过也是,江太太的位置,她不就是这么得来的么?林逾静无话可说。

难受憋在胸口,林逾静抓紧了衣角才没让泪水流下来,她只想赶紧躲开。

  真是奇怪,这些年,她最拿手的事情就是逃避。

  可她刚转过身,背后便传来一声凛冽的呵斥,“站??!”

  声线低沉却有力,是副好嗓子,只可惜语气里全是不屑和厌恶。

  林逾静站定在原地,没有勇气回头,她怕看见江起云熟悉又陌生的脸。

  江起云端着白色瓷骨的咖啡杯缓缓走到她面前来,深邃如潭的眸子凝视着她,嘲讽道,“昨晚那么卖力,这次又想要多少钱?”

  林逾静捏紧了衣角,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,“五千万.......”生怕江起云不同意,她又强调说,“我爸说等项目资金回笼,立马还给你!”

  但她的故作镇定,还是换来了江起云的冷笑,“五千万?”

  “对,五......”

  没等她说完,江起云上前一把捏起她的下巴,“你这种货色跟我睡一晚值五千万?你当自己是天仙?”

  林逾静何尝不想推开他?但眼下只有他能借钱给林氏,否则,母亲怕是没好日子过了。

  “起云,算我求你---”

  “你配叫我的名字吗?!”江起云暴怒,快把她下巴捏碎了。

  林逾静心尖颤了颤,是,他早就警告过不许她叫他名字,只得生生改口叫,“江先生,求你---”

  “林逾静,你也有求我的一天?”江起云冷笑,鹰隼般的眸子勾着,泛着深寒锋锐的光,一刀刀割在林逾静我心口上。尔后,他忽然将林逾静摔在地上,气定神闲地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扔在她脸上,“记住,对我来说,你就值这个数!”

  红色的钞票轻飘飘地落在林逾静脸上,却比任何一个巴掌都疼!

  她看着江起云笔直的双腿,只觉得自己可笑,明知道是这种结果,却还不顾自尊地求他,是她活该!

  林逾静刚想说什么,一抹清丽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,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直到她跟前停住。

  “二哥,你好了么?”

  来人是江于娜,江家领养的三小姐,江起云的青梅竹马、贴身秘书。

  “我上楼换件衣服?!鼻嗝分衤硐稚?,江起云方才冷漠高傲的口吻无影无踪,温声说,“你坐下等我会儿?!?/p>

  江于娜温顺乖巧地点点头,“不急的二哥,我等你?!?/p>

  郎情妾意得很。

  江起云直接忽略了地上的人,阔步上楼去了。

  见江起云消失在视线内,江于娜巧笑嫣然地走到林逾静面前,阴阳怪气地说,“二嫂,虽然林家是暴发户出身,可好歹你也是豪门千金,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?问自己老公要钱还得陪睡,二百一晚,你这五千万什么时候才凑得起?我要是你就要点脸,早早离婚算了,何必给自己找罪受?”

  林逾静从地上起来,全然当江于娜是空气,在她眼里,江于娜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江起云怎么侮辱她,她都能忍,可江于娜凭什么?就因为自己抢了她爱慕的二哥,就要忍受她的羞辱?

  她一点都不生气,缓缓将视线挪到江于娜的脸上,斜睨着她淡笑说,“让你失望了,我并没有离婚的打算。不过,就算我跟起云离婚,怕是也轮不到你做江太太。你说,要是奶奶知道了你这些年藏着的小心思,她老人家会怎么做?”

  江于娜脸色大变。

  是呀,她不过是江家为了冲喜领养的女儿,和正牌小姐天差地别,不过是江家有钱放在一边养着,给碗饭吃,这些年她爱慕江起云,但只能藏着掖着,谁也不敢说,要是被老太太知道她喜欢二哥,绝对会把她赶出家门!

  全江城的人都知道江家最在乎名声!

  林逾静很满意江于娜的反应,微笑着警告说,“你二哥经常骂我是蛇蝎心肠,所以呢,你最好别惹我,否则我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,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?!?/p>

  江于娜气急了,她凭什么受这贱人的气?要没有她,嫁给二哥的便是自己!都是她抢了自己的位置!

  江于娜抬手准备扇林逾静,但巴掌还没落下,便听见江起云下楼的声音,她悻悻然收了手,转瞬换上甜美可掬的笑容,唤了一声“二哥”,那双眼睛就跟灌了春|药似的,荡漾得很。

  林逾静觉得恶心,可这种绿茶婊江起云却爱不释手。

  她只想上楼睡一觉,一觉解千愁。

  她看都没看江起云,径直往楼上去,身后传来江起云的警告,“想被我弄死,你尽管兴风作浪!”

  冷若冰霜,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。

  林逾静顿了顿,心口堵了什么似的特别难受,她就剩下最后一丝自尊了,不能再丢了。

  她挺直了胸背,转过脑袋迎上江起云的视线,郑重回答,“你放心,就算死,我也不会再麻烦你一分一毫!”

  江起云冷笑,“最好是这样。哦,对了,就算林氏破产,你还是江家少奶奶,江家少不了你一口饭吃,毕竟我们江家最不缺的就是钱!”

  闻言,林逾静怔了。

  这话很是熟悉。

  当初江起云问她为什么要给他下套时,她就是这么说的。

  如今,江起云反过来丢给她,故意打她的脸。

  看见她错愕,江起云不屑地冷哼了声,旋即阔步离开别墅。

  江于娜得意地对林逾静扬了扬眉,紧跟了上去。

  林逾静也转身上楼。

  进了房门后,她顿时失去了力量,瘫坐在门背后,双目空洞地看着落地窗外的晨光,泪水潸然。

  嫁给江起云快一年了,她从没向今天这样后悔过,到底是自己的选择,又能怨谁呢?

  自己种下的苦果,就该她一口口吞下去。

  当初就不该对他还心存幻想。

  她活该。

  她木然地起身,去衣帽间换了身衣服,然后差司机送她去林家。

  江起云不肯借钱,势必要回去看父亲的脸色,打也好,骂也好,只要母亲的日子好过,她受什么罪都愿意。

  到林家后,管家欢喜地领着她进门,父亲林方盛,后妈贺澜以及后妈生的女儿林子溪正在聊天,和乐融融的画面为林逾静的到来而冷场。

“爸?!绷钟饩沧缴撤⑸?,面对着对面一家人,怎么都像是个外人。

  贺澜一直等着她打招呼,但林逾静接过佣人端来的热茶细细喝着,竟当她是空气,她难免拉不下脸,阴阳怪气地对林子溪说,“子溪,怎么跟个没妈教的野孩子似的?叫姐姐!”

  言下之意,林逾静有妈生,没妈教。

  林子溪不情愿地撇撇嘴,被贺澜瞪了一眼,这才敷衍地招呼了一声,“姐?!?/p>

  奈何林逾静眼皮都没眨一下,没听见似的,气得林子溪等瞪贺澜,“爸!你看她,拽什么拽!叫了也不答应,哑巴了么?”

  林逾静视若无睹,盯着林方盛的眼睛开门见山,“爸,起云不答应借钱,您另想办法吧,现在还来得及?!?/p>

  二十多年的父女情,林逾静太清楚父亲的脾性,若不是“江太太”这个有用的头衔,父亲怎么会想到自己?哪一次想到自己不是为了问江家借钱?

  他眼里向来只有贺澜和林子溪。

  在这个家里,林逾静从来都是多余的。

  “凭江起云对你的喜欢,五千万怎么可能不给?”林方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,话里有话。

  林逾静嘴角挂着浅笑,反问林父,“爸,您高估我了,我怎么嫁给他的,您又不是不清楚?!?/p>

  说到这个,林方盛就生气,当初他给江起云下药,本是要把林子溪送上他的床,却不料被林逾静给搅和了,江家最在乎名声,这丫头又得江家老太太的喜欢,一夜春宵后竟然肚子争气怀了江起云的孩子,无奈之下,只能把她嫁进江家了!左右都是自己的女儿,他要钱,江家还能不给?

  但林逾静嫁进江家后,他每次要钱,江家都不太肯给,他早就不耐烦了!

  现在林氏走投无路,各大银行都不肯贷款,唯一的希望便是江起云,哪怕再生气,林方盛也忍着,收敛了神色耐心道,“阿静,你跟起云商量商量?公司真的很需要这笔钱,如果亏空补不上,只能宣布破产了?!?/p>

  这么多年了,父亲何时跟她这么温声细语地说过话?

  不过是看在钱的面子上。

  可她无能为力,她再也不想用屈辱去和江起云换钱,她要保住自己最后的自尊。

  “爸,前几次您问起云借的钱还没还,这一次,我真的帮不了您?!绷钟饩驳坏?,“我尽力了?!?/p>

  林方盛脸色顿时不妙。

  贺澜早就看她不顺眼,见缝插针地挑拨,“呵,老爷子,我说什么来着?你这个女儿自己当起少奶奶过上好日子了,哪儿还记得自己是林家人?!你破产都跟她没半毛钱关系!你还指望她跟你一条心?”

  这种场景自打她记事以来,上演过千百遍了。林逾静一点儿也不生气,端庄地喝着茶,充耳不闻。

  贺澜气得瞪眼,“呸!小贱人!别忘了你能上位当上江家少奶奶都是靠谁!当年要不是你这贱人我从中作梗,嫁给江起云的是我们子溪!你个小野种哪里有资格做江家少奶奶?”

说起这个,林逾静就是一肚子的气,这家人根本没办法沟通,她拎着包起身,没好气地说,“我爱莫能助,你们自己想办法吧!”

  林方盛听见这句,哪里还装得下去慈父形象,冲上去拽着林逾静的胳膊,一巴掌将她扇倒在沙发上,“没用的狗东西!当初就不该让你嫁入江家!若是你妹妹当了江家的媳妇,我何须四处求人借钱!你别忘了,你是老子花钱养大的!不给老子弄点钱回来,老子整死你!”

  贺澜见状,拍手称快,“打得好!老公,打死这小贱人!江家那么有钱,哪里会在乎五千万,肯定是这贱人使坏!她肯定是在报复咱们当年把她妈推下楼!”

  “就是!爸,当初要不是她犯贱爬上江起云的床,现在我才是江家少奶奶!您哪里需要担心没钱!”林子溪也搅和进来。

  林方盛听了挑唆,淬炼了世俗和欲望的双眼瞪着林逾静,狰狞威胁道,“老子给你一星期时间,拿不到五千万,我就给你妈断药!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

  “你敢!”听见要给母亲断药,林逾静心急如焚,母亲是她唯一的软肋。

  当年贺澜小三上位,逼得母亲从楼梯上滚下来昏迷不醒,后来又被林方盛控制起来,住在一个秘密疗养院不许她探望。母亲靠药物维持生命,如果断药,很快就会……

  若不是为了母亲的治疗费,这些年她也不会受林方盛的摆布和贺澜母女的欺负。林方盛的心狠手辣,她早领教过,断药这种事儿他绝对做得出来!

  林逾静根本不敢去想。

  见林逾静急了,林方盛得意自己的杀手锏,“反正她早就是个废物了,这些年我养着你和她,已经仁至义??!不想你妈死,就让江起云借钱!滚!”

  林逾静看着客厅里的一家三口,心凉之极,她拎起包冲出别墅坐上车,泪水滔滔不绝,吓得司机悻悻的,但江起云吩咐过,他又不敢关心,只好把车开回江起云的别墅。

  回到别墅后,林逾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哭了一整个下午。

  江起云是断不会借钱给她的,她还能找谁?

  奶奶?

  不行!如果被江起云知道了,一定会生气的!到时候他再去对付林氏,吃苦的还是自己!

  况且,她若是再要江家的钱,那一丝可怜的自尊就真的没有了。

  她发过誓,就算死,也不要麻烦江起云一分一毫!

  林逾静觉得,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  很快,三天过去了。

  这三天林逾静一个人在房间里愁眉不展,江起云和从前一样短暂的出现后销声匿迹。

  林逾静守着窗口的阳光发呆,这几天她找遍好友,才凑到五百万,且大部分都是闺蜜陈安然支援的,剩下的四千五百万她到底要去哪里借?

  就在林逾静焦头烂额时,电话忽然响了起来,林逾静看着陌生的号码迟疑了几秒才接起来,“喂,你好?!?/p>

  一抹阳光般温润的嗓音传来,“小鱼儿?”

  听见久违的声音和儿时的昵称,林逾静欢喜极了,欢快地喊了一句,“三哥?!?/p>

对,他是三哥,是林逾静青梅竹马的邻居,温瑞安。当初林家和温家的别墅在一处,两家就相隔一个院子,经常一起喝茶聊天,温夫人一连生了三个儿子,愣是想要个女儿,见林逾静乖巧讨喜,便要认做干女儿,她就随了温家的辈分,叫温瑞安一声三哥。

  此刻温瑞安正在天元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坐着,方才助理正在汇报工作,看见陈安然发来的微信说小鱼儿有困难,再重要的事情都被温瑞安晾在一边了。

  两人的关系本来就近,不需要寒暄,哪怕许久不见面,一起长大的情谊也永存。

  “三哥你回来了?”

  “刚回来,还没来得及联系你?!?/p>

  “不知道三哥有没有空,今晚一起吃个饭?我叫上安然,替你接风洗尘?!?/p>

  温瑞安本就想见林逾静,奈何刚回来俗事缠身,暂时没通知她,这会儿她主动邀约,温瑞安一口答应了,“那好,晚上见?!?/p>

  温瑞安心想,千言万语,留着见面说。

  挂了电话,助理宋阳悻悻地提醒说,“温总,夜晚您约了连胜的吴总吃饭,这次的合作案很重要,您…….”

  没等宋阳说完,温瑞安便打断他,“再重要也没她重要。推掉?!?/p>

  这边,林逾静给陈安然发微信约她一起吃饭,但陈安然有急事儿,只能她只身赴约了。

  三哥回国,应该是最近唯一高兴的事儿了。

  夜晚七点,置地广场七楼餐厅。

  林逾静按着温瑞安发来的地址找到餐厅门口,服务生带着她到预定的位置上,温瑞安一早等着了。

  一袭深蓝色的西装称得整个人精神抖擞,黑色的衬衫在他身上一点都不死板,反倒是更显得帅气干练,眉宇间的英气更甚,这让林逾静有些认不出来了。

  “三哥?”

  温瑞安一抬眸便看见林逾静站在两米之外,白色的连衣裙简单素净,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,洁白无暇,清丽动人,和温瑞安记忆中的样子,一模一样。

  温瑞安立即起身,激动地走上前看着林逾静,喜不自胜,终究是难以克制心底的思念,一把抱住了林逾静,深情脉脉地说,“小鱼儿,好久不见?!?/p>

  这一抱,让途径回廊的人给捕捉到了,方承轩吊儿郎当地看了一眼,拍着江起云的肩头说,“喂,老二,你看那是谁?”

  江起云轻哼一声,压根没在意,但听方承轩惊呼,“我靠!温瑞安那小子回来了?”

  他这才顺着方向看过去,只不过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温瑞安,而是温瑞安怀里的女人。

  那个身影,他不要太熟悉啊。

  江起云眉头一皱,鹰隼般的眸子勾着,灯光昏暗,有点看不清楚他的眼神。

  呵,她还真是八面玲珑,在他那里寻不到好处,手马上伸向老情人了。

  随着温瑞安松开怀抱的动作,方承轩也看到了,那女人正是林逾静。

  “老二……那不是你老婆吗!”方承轩愕然,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,“这温老三还真有毅力,你俩都结婚了,他还不放弃!”

江起云黑着脸没说话,就定定地看着温瑞安给林逾静拉开椅子坐下,而林逾静则是一脸灿烂的笑!

  怎么不见她对自己笑得这么好看?

  江起云心里腾起一股无名火,顾不上身后的方承轩,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,正好听见林逾静软软糯糯的一句,“三哥,你胃不好,我帮你点碗养胃的粥吧?!?/p>

  温瑞安的眼睛一直落在林逾静身上,温柔得如三月的春风,愣谁都看得出其中的情意,“好,听你的?!?/p>

  两人商量着点菜,忽然头顶压下来一声冷嘲,“温总,这么快就流放回来了?”

  温瑞安抬起头来,见是江起云,脸上的笑顿时变了味道,但也算淡然自若,他起身跟江起云对峙,“江总很意外?”

  林逾静愕然地看着江起云,思绪一下混乱了!江起云怎么会在这里?她在椅子上,如坐针毡,江起云身上熟悉的味道游离在空气中,像是一种警告,林逾静莫名地慌张起来。

  一年前,江起云莫名其妙突然下手收拾温瑞安,让温家生意吃了亏,温瑞安被温家老爷子发配去加拿大的分公司流放至今。

  林逾静虽然不知道江起云为什么对温瑞安下手,但总觉得跟那件事有关。

  “一点儿也不意外,”江起云淡淡笑着,语气却是嘲讽又挑衅,“你回来得是时候,刚好我最近比较闲,正愁找不到玩儿的?!?/p>

  温瑞安冷笑,眉头一样,镇定自若地说,“那温某倒是乐意奉陪?!?/p>

  “温总不要认怂就成?!苯鹪扑?。

  林逾静心烦意乱,总觉有有好几道目光在身上流动,她不敢抬头也不敢侧脸,怕撞上江起云的目光,她更不敢主动跟江起云打招呼,她说过,不许在外人面前显摆自己是江起云老婆。

  方承轩站在一边看好戏,他清楚夫妻二人的关系,更清楚江起云和温瑞安的死结,所以一直没说话。

  最后是温瑞安察觉林逾静的不适,温声细语地关切,“小鱼儿,你脸色不太好?怎么了?”

  林逾静倒吸了一口凉气,拎包站起身来,强装微笑地说,“三哥,今天我有点不舒服,想先回去了,改天再为你接风洗尘?!?/p>

  “我送你!”温瑞安见林逾静低头走人,压根儿没给江起云招呼,以为俩人是因为以前那事儿膈应一直没联系,抄起外套便追了出去,留下江起云和方承轩站在原地。

  方承轩最不识趣,调侃江起云说,“瞧瞧你脸都黑了,看着情敌猛追你老婆,你心里头能淡定?”

  江起云收回视线,冷冷地撇了眼方承轩,“你觉得我会在乎这种水性杨花不折手段的女人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下轮到方承轩愣了,“你俩能不能成熟点?都结婚了,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,还惦记着有意思么?当初是谁爱林逾静爱得死去活来的!”

  “别跟我提从前!”江起云冷冷瞪了方承轩一眼。

  语气倒是平缓的,可每个字都像一把冰锥子,能扎死人。

方承轩一愣一愣地看着他,心想,江起云到底哪根筋不对?

  等他回头时,只见江起云大步出了餐厅。

  “喂,江起云,你去哪儿!今晚你请客!你还没买单---”

  ……

  林逾静几乎是跑出餐厅的,呼吸到新鲜空气,她整个人都轻松了,如获新生,方才真是快憋死了。

  温瑞安后脚就追了出来,看到她站在路边等车,春寒料峭,她穿的少,有点瑟瑟发抖,温瑞安抖了抖手里的西装外套,从身后给她套上去。

  林逾静吓了一跳,本能地往后躲,这下西装掉到地上,两人又非常有默契地低头去捡,额头不小心撞到一起,俩人相视而笑,仿佛回到了从前。

  “我送你回去?”温瑞安浅笑的时候最好看,如晨光,如朝阳,温暖,轻柔,“我车子就在一边?!?/p>

  林逾静摇摇头,“不用了,司机在等我。三哥,我改天再约你?!?/p>

  温瑞安了解林逾静的性格,若是她坚持,谁也改变不了,于是点头说,“好,我等你电话?!?/p>

  林逾静很决绝地走了。

  温瑞安看着她纤瘦的背影跨上一辆保时捷后座,怅然地叹了口气,方才在餐厅里,她和江起云招呼都没打一个,难道,还是因为当年的事情?

  温瑞安有点心疼。

  这么多年了,她还是没忘掉。

  ……

  一上车,林逾静就愣了,她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去,但车里的人迅速伸出一只手把车门给关上了,司机是江起云的人,自然非?;舻厣狭怂?。

  林逾静缩到角落里,感受着身边人强大冷冽的气场,说话都磕磕绊绊的,“你、你怎么、怎么在这里!”

  “很意外?”江起云淡淡说,窗外略过的我浮光照在他侧脸上,一下就骇人了许多,尤其那双眼睛,好像泛着绿光,如同吃人的野兽。

  “没有……”林逾静违心地说,怎么不意外?应该是惊吓吧!

  林逾静大气儿不敢出,安安分分地缩在角落里,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球了,周身被冰冷的气场包裹,太不自在!

  她不由地去想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  难道是来抓奸的?

  那自己刚才和温瑞安一起的画面,他全都看见了?

  林逾静完全慌了,不自觉地绞着手指,瑟瑟缩缩地撇了江起云两眼。

  明明俩人清清白白的,可她做贼心虚似的偷看江起云一眼,刚要解释今晚的饭局,可还没张嘴,就被江起云拽住胳膊拉下身,把脑袋摁在他大腿上。

点击左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【情感】公众号推荐

幸运飞艇开奖官方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-|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-|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-|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